人民教师张殿银交通致亡案始末

  死者张殿银,安徽省阜南县田集镇的赵吴小学的一名退休的国家教师。于2018年10月24日19:48分在广东东莞市厚街镇环莞快速匝道骑自行车被一名机动车撞伤,送医院抢救后当晚被宣布为脑死亡。该案由广东省东莞市厚街交警大队处理。广东省东莞市厚街交警上大队在车速鉴定上存在着消极不作为的行为,甚至是阻拦受害者亲属做车速司法鉴定,而且隐瞒了机动车驾驶人的违法行为,导致责任认定不客观、不公正。死者家属向其上一级行政部门广东省东莞市交警支队提出了行政复核,在复核进行了10日后,肇事司机突然态度大变,提出尽量满足死者家属的要求,赶紧了结此案。但受害者家属更想通过司法机关公正处理了解事情的原貌,但是不知缘何途径东莞交警支队给予维持原判的裁定。
  在这件事情中,我觉得有两点非常值得有关部门注意。一是有关非机动车的路权问题及相应的普法教育,二是交警这种合议制,尤其是死亡案件中需要几个交警大队队长的联合签字。看似民主了,却为权力寻租提供了更大的保护伞。
  关于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路权的平衡问题。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交通道路的不断修建,行人或非机动车可走的路也越来越少。但是老百姓图方便,时不时的还走高架或者快速干道。许多城市注意到了这种隐患,比如西安,一方面加大普法教育,另一方面在各个隧道、高架桥的入口都设有相关的禁行标志。在这方面广东东莞做的非常差,而且还有霸王条款,就是一个路标可以管一条路。广东东莞市厚街大队所给予的责任认定书中有部分内容违反了客观事实,其中一部分“环莞快速各个入口均设有非机动车禁行标志”。今日说法是一个受众较广的普法节目,通过此节目,可以让广大民众了解非机动车走城市干道的危险性。我大伯是一个人民教师,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仍然不具有这种意识。希望借助我们自身血淋漓的教训来唤起更多民众的安全意识,平安出行!
  关于交警责任认定合议制的民主性与寻租性。现有的交谈事故中,尤其是死亡案件中需要几个交警大队队长的联合签字。看似民主了,却为权力寻租提供了更大的保护伞。尽管实行合议制,案件材料的整理和呈现都是由某一交警大队作出,这个交警大队仍然会操纵着案件走向。我大伯这个案子中,就是这种情况。在某个交警大队的引导下,导致责任相差两成的差异,对于我们而言可能只是少赔偿十几万,但是对于肇事司机而言,他就不构成交通肇事罪,不需要负刑事责任了。对于死者家属而言,真的很痛苦啊。厚街大队是通过以下六个方面来操作案件责任认定走向的。一是阻碍死者家属做车速鉴定,二是在责任认定书中注入多余信息,比如事故发生地在匝道,不需要主道内的信息,三是隐瞒机动车的违法行为,四是偷换概念,五是歪曲事实,六是混淆视听。单从责任认定书上看不出问题,只有最熟悉案子过程的人才能看出问题。合议制中,其他交警大队仅仅从递交的材料上来看责任认定是否合理。但是因为合议制的存在,极端不公的现象不会存在了,看似责任认定更公平了,导致上级主管部门对于事故行政复核流于形式。因而,主办的交警大队更有胆量去进行权力寻租。因为有很多人陪着,责任认定被上级部门推翻的可能性也小了。从而,权力寻租更加肆虐和隐蔽。